本期嘉賓孫雷

2006年創辦玖富。北京大學光華金融協會秘書長;國內首批從事互聯網金融的創業者,曾獲得由新華社國家社科院等多家機構評選的“互聯網金融行業領軍人物”以及“互聯網金融創新領導者”“國際十大創客”等榮譽。

圖文

720日,玖富集團創始人兼CEO孫雷受邀參加金評媒正在直播節目。在現場,孫雷聊到了玖富集團的業務模式及互聯網金融的發展方向。

主持人:歡迎各位來到金評媒正在直播的直播現場。金評媒永無休止的24小時全球科技金融資訊直播。

目前新一輪信息技術創新正推動著金融科技的快速發展。玖富集團作為金融創新的領潮人,一直在積極、陽光、責任、創新的精神為整個互聯網金融行業帶來巨大的活力與勢能。現在讓我們有請本期節目嘉賓玖富集團創始人兼CEO孫雷為我們進行今天的直播分享!掌聲有請!

孫雷:大家好,我是玖富孫雷。

玖富是成立于2006年,今年是我們第十年。所以經過十年的發展,我們一直在金融科技方面不斷創新,我們的定位是移動金融綜合服務平臺。我們旗下圍繞移動金融戰略孵化了玖富錢包、玖富Wecash閃銀、玖富悟空理財、玖富分期GO、玖富叮當錢包、玖富蠟筆分期等多個創新移動互聯網金融品牌。我們更多的希望通過移動端在手機上為大家提供便捷的金融服務,所以我們發展到今天,已經有接近3000萬的注冊用戶,目前在國內相對比較領先。

同時我們在業務布局上,專注以消費金融為主,在各種商業場景里面開展消費金融業務。除了消費金融我們正在介入互聯網理財、供應鏈金融等相關的一些領域。我們旗下也有大數據評估公司Wecash閃銀,我們今年將會推出火眼征信的系統,也是希望通過這個的行業,為我們的健康發展來保駕護航,也是希望通過科技來驅動我們整個行業的發展。

?

金融科技與互聯網金融

記者:玖富在前幾天舉辦完中美創新金融大賽。我想問一下在比賽結束之后,我們怎么和參與的創業團隊在后期有一些對接,或是后期的跟進是怎么樣?

孫雷:我們這次一共從5個賽區里面選了8個隊伍,代表不同領域的互聯網創業的項目,前三名已經在大賽當中選出來了。那么在前3名都有戰略投資,無論是區塊鏈,還是不良資產處置,還有農村金融這個領域,我們都會介入投資,從在戰略投資的角度,將來也會給予一些業務上的支持。

另外其他的參賽,我們也會組織一些合作的VC機構積極介入我們對大賽新的創業團隊,基本上都是用資本加資源對接的方式,來幫助創業團隊更好的發展。像去年第一名房司令,我們給了很大的支持。今年的第一名是美國的,享受到跨境支付和跨境理財的產品。

記者:今年金融科技非?;?,可能從我們媒體的角度來說有點質疑,P2P去年出了很多問題,使得這個詞成為一個貶義詞。您覺得什么樣的平臺才是真正的在做金融科技的平臺?

孫雷:其實我們可以看到在前幾年大家都喜歡叫自己P2P,因為很時尚。隨著去年下半年的風向一轉,感覺P2P問題很多,所以大家慢慢想去P2P化。所以很多人開始提金融科技,因為金融科技來自于海外,在歐美國家是沒有互聯網金融這個概念的。

今天我們辯證的看這個問題,確實有一些企業打著金融科技的旗號,但實際上換湯不換藥,所有的東西沒有什么變化。但是另外一些企業我們已經看到趨勢,科技驅動金融,以前都是我們做一個金融業務,讓IT系統去服務他。但是現在來看一些新科技可以支持一些新技術,舉個例子,如果沒有實現互聯網的征信,大數據的評估,是不可能實現在線連人都沒見到,就可以快速授信。原來技術上只能靠線下的人,現在由于有了新的技術新的數據,就可以采取線上化。

再比如說區塊鏈,如果說原來的國際匯款到柜臺,非常慢需要幾天才能到,手續費也很高。由于有了區塊鏈技術,成本大幅降低,效率也得到了提升,這些都是用新技術來驅動。就是原來做不了的業務,現在技術達到了可以做到了。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金融科技的本質是金融,驅動力是科技。現在越來越多企業注重科技的投入,技術代表科技,這也是從人員結構、布局業務可以看出的。以前我們更多的也存在和很多其他互聯網金融平臺一樣,我們人員在不斷的減少,業務量在增加,今年我們又非常注重數據化,來推出玖富叮當,完全可以用技術的手段,數據的手段,來做快速授信的評估,這就是技術驅動。

?

網友關心的用戶體驗、合規和運營問題

記者:平臺到期回款的時間一般在4天范圍內,是正常的嗎,有沒有什么方式可以加快?

孫雷:這是處于用戶體驗和合規之間的博弈。其實也是我們特別的揪心這一點,我們知道客戶希望當天實時到賬,但是如果想實時到賬,只有兩種方式,第一種方式是資金池,第二種方式墊資,我們講點對點,你要拿到錢,必須出借方給到你,必須借款人要把錢還回來,不是一個池子隨時可以拿到。

因為我們公司自己不做支付,不做資金池相關的業務,我們通過第三方支付,第三方支付本身就要T+1,如果是跨支付再加跨銀行,那么通過要叫T+3,所以第四天拿到錢從程序上是沒有問題的,但從用戶體驗上是不好的。

所以我們希望能在監管的合規性和體驗性上做一些平衡,我們也在加大這塊的力度。

記者:銀行存款什么時候對接完,什么時候可以公布年報和壞賬率?

孫雷:這個問題也是每個企業選擇的問題。首先銀行資金存管,我們之前是通過第三方支付,去年的時候我們也是第一批跟一家股份制銀行簽了全面的協議,但隨著監管風向變化,銀行收緊了這塊業務。第二銀行實現的公對公的,我們在整個過程中如何提升用戶體驗,是需要解決的問題。目前我們即將上線,網友不用著急,每個月出托管報告,我們定期每個人都披露。

整個平臺的資產情況,當時有很多地方銀行我們也談過,我們覺得從平臺的體量,從銀行背書的角度來說我們也希望找全國性的銀行,可以支持全國性的業務。我們跟一些全國性的銀行已經開始走入到實質性的動作,我希望在征求意見稿正式出臺以前,玖富的所有資金存款的環節全部結束。

記者:玖富集團1000多名員工分布在360多個城市,是如何進行管理的,你們的資產端來源是自己開發的嗎?

孫雷:都是在北京總部的員工,覆蓋300多個城市,是我們在整個資產端和互聯網手段來覆蓋的城市,有些區域雖然互聯網能觸及到,但是我們做不了,比如說西藏和一些邊遠地區,所以我們涉及到有300多個城市。

那我們的資產端是怎么來的?我們提出了場景化金融生態鏈。我們會有很多商業伙伴一起共同開發資產,我們聯合我們投資的企業房司令或者我愛我家,租房上可以押一付一;我們和世紀佳緣推出婚宴,用戶就可以從世紀佳緣通道而產生;我們和58同城和易手車、宜信通進行合作,和省移動公司實現手機分期的業務。這些客戶更多的拿到商品和服務,那么這樣會大大的降低欺詐的風險,提高他的風控和資產的安全性。而這樣的場景不需要很多的人,因為場景是由企業構成的。

所以我們構成了產業、場景加金融的方式來開發資產,這是我們不一樣的地方。我們在各地也有向陽花的合作伙伴,在當地開發一些適合我們消費的企業來進行合作。所以我們更多公司的戰略叫移動金融+,加就加各種場景,來鏈接我們各種資產。這樣的話我們資產來源偏向于幾千塊錢、一兩萬塊錢教育類、3C類、二手車的資產,他的標的、借款目的都非常明確。比如說在教育集團(新東方)等130多家機構都簽訂了合作,這就是我們玖富所做的一些業務。

記者:今年以來有很多企業在消費金融發力。玖富在消費金融相比其他平臺的優勢在什么地方?在消費金融怎么控制風險?

孫雷:玖富的消費金融布局,其實今年大家可以看到很多企業轉向消費金融,我們是在2014年開始布局,大家看到消費金融的圖譜,有很多的細分領域,比如說教育分期、二手車分期你看到的很多品牌背后都有玖富,這是第一個優勢。

玖富是一個公司,我們玖富是用多品牌的策略。第二是產品的全生命周期的服務。我們推出59stroe,從大學生的消費、畢業了以后涉及到租房,我們介入到房司令,等到他成長期需要買車,我們有易手車,等到結婚我們推出愛情分期。所以我們圍繞的是個人成長路徑和全場景路線在布局我們的消費金融。

第二個問題怎么樣提升風險控制。確實會比他直接拿的現金,或者經營貸款風險性更低,這是我們看到的數據,也是實際的情況,這是資產分散和結構調整的需要。

在整個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消費金融由于場景的特性知道客戶在哪,我們原來很多P2P公司不知道客戶在哪。而消費金融是知道客戶在哪,知道客戶要干什么,所以就比較精準。我們看到市場有一家消費金融公司所出現的問題是聯合了商戶,這些商戶是資金的二道販,這增加了中間的環節。中介越多風險越大,在P2P領域也是這樣。

我們引入的騰訊信用等互聯網征信公司,那么一個客戶在多個上面的數據,可以進行交叉檢驗。其次在整個過程中如果客戶違約了,又進入了互聯網協會的數據報備系統,有很多的銀行金融機構,還有保險公司,如果進入黑名單是寸步難行的。

再次客戶違約了怎么辦?中國違約成本太低,為了教育客戶,為了讓客戶知道,所以我們現在極力推動跟人民法院推出黑名單,如果你違約了你進入到法院的黑名單,你買機票、子女教育都會寸步難行,只要把客戶的真實性,一個源頭,一個后端部分兩個端頭卡住,所以我們今年也會推出火眼征信系統,我們還提供技術輸出。

?

監管和模式,行業未來可期

主持人:您覺得國家對網貸行業下一部怎么進行監管?

孫雷:從去年開始國家十部委提出指導意見,到網絡征求意見稿到今年來看越來越趨緊,從嚴監管目前是一個大的趨勢。我們參與了很多政策草案的制定,從我們的理解來看第一個是從嚴監管,毫無疑問,要求我們很多平臺要合規,野蠻成長已經一去不返還。

第二從國家的角度來看,除了采取類似我們地方監管之外,還強調數據報備。所以現在很多國家級的協會已經開始報數,大家所擔心玖富的資產問題、數據問題,為什么我們沒有披露?

所以從整個監管的角度來看,我們認為黑白名單的方式,數據報備的方式,一定是未來監管的方式,各地的網貸協會,在監管上也起了很大的作用。

這樣也是進一步的規范,所以將來整個國家的監管是有利于優質的企業勝出,我借金評媒的機會呼喚我們同行業,今年是互聯網金融整頓年,但是大家辯證來看,既然有這么多家公司在里面說明這是一個大行業。

國家要整頓而不是說把行業禁止,說明國家還是要合理規范的引導。既然國務院、黨中央批準互聯網金融協會,是由一行三會各部委來構建這個協會,說明國家還是希望這個行業,是一個優質的企業。原來的車是在馬路上沒有交通規則亂跑,現在是來制定交通規則,讓大家有秩序的發展。

現在大家過度的把P2P妖魔化是一個不好的做法,我們呼喚媒體,呼喚我們的大眾理性看待互聯網金融。既然要監管,說明這個行業會持續發展,一旦監管落地,這個行業有一些優質的企業會迅速騰飛。所以機會存在,市場也存在,相應的合規性和安全性也是更高。

記者:您覺得下一個互聯網金融的風口在什么方向?

孫雷:消費金融仍然是一個大的方向。國家要拉動GDP,國家整個政策鼓勵消費,隨著人口的變化,年輕人的消費意識跟我們父輩不一樣。

第二個比消費金融更大的一個方向在于財富管理。在互聯網金融平臺上進行消費借貸的人群比理財人群要小,因為從財務管理的角度上來說人人都是有可能做這個業務。所以我們認為第二個大的風口就是互聯網財富管理,這兩個風口仍然是我們認為未來的方向,隨著人口紅利、經濟周期的影響,這兩塊從玖富的角度也是重中之重。

主持人:非常感謝玖富集團孫雷先生做客我們金評媒!金評媒永無休止的24小時全球科技金融資訊直播。

?


FM

孫雷做客金評媒FM

金評財經特邀玖富集團創始人兼CEO孫雷先生做客節目。

直播回放

更多內容

相關文章

往期人物